乐可小说百度云未删减_可乐mp3下载百度云

2021-11-25 浏览(6) 评论(0) 当前位置:首页>日韩电影>乐可小说百度云未删减_可乐mp3下载百度云
乐可小说百度云未删减,可乐mp3下载百度云

内容导航:
  • 小说:初到学院,就得罪帝国最大家族,他们的命运将会如何
  • 长篇农村小说连载第八章 两种抉择
  • 小说:单亲妈妈相亲,四胞胎萌宝一旁看戏,相亲男竟然被吓走了
  • 耽美快穿文强推!超喜欢的!
  • 一、小说:初到学院,就得罪帝国最大家族,他们的命运将会如何

    赵长老猛地收回威压,宇云腾忽感空虚,体内真气瞬间散乱。“噗”一口鲜血喷出,宇云腾马上软倒。

    “啊……,云腾哥。”云沁智香尖叫扑上去抱住宇云腾,云沁手掌贴在宇云腾后背,一股生命魔法元素源源不断输入体内,一会宇云腾气色才慢慢好转,直到宇云腾说没事了才收手。

    曷长老:“赵长老,没想到你下如此重手,如果没有这个女娃,这小子就废了。”

    赵长老没有回话,见云沁有如此能耐,心里暗喜,打定主意将她收入门下,到时赵家定然如虎添翼。

    云沁治好宇云腾后,又默默给赵新成施展魔法。

    赵新成恢复差不多,突然跳起来扑向宇云腾,吼道:“你个狗杂碎,我要杀了你。”

    “放肆。”赵长老一把抓住赵新成衣领,将他提到身后。

    赵新成立马安静下来,但还是恶狠狠瞪着宇云腾。

    张长老道:“学员之间常有摩擦,再平常不过,既然互相没事,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赵长老:“执法长老如此开口,我也不好多事,只要他道歉即可。”

    宇云腾:“我何错之有,道歉绝不可能。”

    赵长老脸色一沉道:“张长老,你看到了吧!不是我不想放过他,……”

    云沁:“我替他向你道歉。”

    赵长老转为慈祥语气道:“这事与你无关,你不必担责。”

    云沁:“这事因我而起,由我结束,望长老大人大量。”

    赵长老:“好吧!你这么说,这事我就不再追究。”

    曷长老对人群道:“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

    众人陆续离去,赵新成也跟赵长老离开。曷长老仔细打量云沁一会,微微点头,什么都没说也离开。最后只剩宇云腾与朱芙蓉十几人。

    朱芙蓉笑道:“今天真是大开眼界,来了三位长老,今天过后你们将是本院风云人物。”

    宇云腾苦笑道:“什么风云人物,我才不稀罕。”

    朱芙蓉:“怕是由不得你,你们可知道赵家是什么来头?”

    宇云腾:“愿闻其详。”

    朱芙蓉:“也难怪,无知者无畏,我就告诉你们吧!”

    朱芙蓉大致将紫云帝国的赵氏家族介绍一遍。当朝相国就是赵家族长的大哥,除了陛下,就数他权力最高,权力高得已经不能再高了。麾下更是一大批赵家官员,赵氏家族在紫云帝国几乎掌控一半的势力。

    紫云帝国最大学院,凌紫学院六大长老之一,护院长老也是赵氏家族中的一位长老,可见赵家势力在紫云帝国达到权倾朝野的地步。

    得知赵家恐怖的势力后,宇云腾并没有后悔,如果还来一次,他还会出手,道:“赵家如此强大,完全可以当皇帝,为什么还只当相国?”

    “嘘……这话不要乱说。”朱芙蓉环顾四周,见没外人,才压低声音道:“赵家势力虽大,却没有篡位迹象,至少没有证据,虽然暗地里不断吞并别的家族,但赵家却没有一支军队。依我看要不是女皇英明,赵家也不会这么低调。”

    罗风:“还低调?你不看那个赵什么新成,嚣张成什么样子,恨不得宰了他。”

    朱芙蓉:“赵新成是赵氏族长的小儿子,自小得宠有加,体质平庸硬是被他家族拉上强阶级别,不单在外如此,在他们家族内也是跋扈横行,你们得罪他,他肯定不会善摆甘休,你们还是小心为好。”

    宇云腾冷笑道:“当官的事我不关心,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他再犯我,我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朱芙蓉用惊奇的眼光看了看宇云腾,又看看云沁,神情是羡慕又有些许失落。

    宇云腾又请教朱芙蓉在学院内赚外快的事情,特别是对打雷台特别感兴趣。经了解宇云腾否定了打雷台赚外快的想法,原因是学院内可不是随便可以打雷台的。

    雷台固然是学院给学员发泄的场所,当然也有诸多规矩,一是:学员之间矛盾无法化解,二是:执法团同意,三是:点到为止,四是:由执法人员监看下进行,等等。

    所谓赚钱完全是两方人愿意互相押下某些财物,赢者得之。所以说学院内打雷台不一定是为了钱,当然也有人为了赌故意闹上纠纷,这毕竟还是少数,院方对打擂台监管是非常严格的,一经查实双方都将被重罚。通常上雷台都会押些财物,久而久之就流传着打雷台可赚钱的习惯,前提是有人跟你怼上,且愿意跟你赌钱。

    那么要来钱快只有陪练了,然而朱芙蓉第一个请宇云腾做陪练,一天一个金币,当然就一天,这样的佣金已经是天价了,如果放话出去绝对大批人抢着来干。朱芙蓉并不缺陪练员,只是想拉拢云沁的关系。这么好的事,宇云腾当然答应。

    朱芙蓉是火系魔导师,论实力还在云沁之下,与宇云腾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几轮练习下来,宇云腾觉得朱芙蓉太弱,就换罗风上场。

    罗风是武阶级别,比朱芙蓉又低一个级别,自然处处处于下风,要不是拿着块盾牌,早就被烧焦了,当然朱芙蓉没下重手。云沁也是魔法师,自然不会错过练习的机会。

    宇云腾在一旁观看,突然想到什么,于是问:“对哦!智香妹,那只鸡怎么不见了?”

    智香:“什么鸡?哦,你是说乐可,昨晚就不见了,云沁姐说是出去找吃了。”

    宇云腾:“它的口粮不是没吃完吗?找吃也应该回来了,会不会是被人烤吃了。”

    智香:“云腾哥你不要乱说,云沁姐会伤心的。”

    宇云腾:“我去找找看,要吃也是我先吃。”

    今天不用上课,宇云腾有的是时间。宇云腾瞭望后山上的宝塔思索一会,打定主意就去后山找。其实早就有人告诉过宇云腾,后山是不可以随便去的,山顶的宝塔更是守卫森严。

    宝塔名叫“无涯”,寓意是学海无涯,因为无涯宝塔就是一座藏经塔,里面收藏的都是珍稀的古籍经典。这不单是凌紫学院的藏经塔,还藏着无数皇家重典。相传“无涯”宝塔经历了三朝,已有几千年历史。虽受皇家保护,却由凌紫学院全权管理。

    进塔的条件非常苛刻,一是:当今陛下批准可进。二是:凌紫学院每年毕业学员中最优秀的前十名,当然只能进一次,最久一个月。三是:成凌紫学院导师,同样每年仅一次。做为学员,大多是以进无涯宝塔作为最终目标。

    宇云腾找乐可是假,想进宝塔才是真,主要是想查关于老祖的事情,怎么能让死人复活,冰魂家族是怎能么回事,还有冰魂峰在哪。要等到毕业也不知要何年何月,不如现在去碰碰运气,万一没人守呢,就算被逮住也有理由开脱,自己是新来的,只是找宠物误闯。

    几经转折,宇云腾又来到山脚,这时才发现根本没路上山,于是在湖边闲逛,想找出上山的路径。兜了半个时辰别说路径,连一个人影都不见,足以说明后山确实不是随便来的地方。宇云腾左看右看发现没人,于是一头扎进丛林,在丛林穿梭自认难不倒他。

    二、长篇农村小说连载第八章 两种抉择

    开头以一篇旧作感怀为序:

    儿时肚空粥成饭,

    腊月衫薄不觉寒。

    提灯照书阿黄泪,

    折枝画地青牛旁。

    锄禾推车伴月归,

    天雨墙颓听风鸣。

    尝遍五味身留痕,

    苦读六书心更坚。

    才喜跃上鲤鱼门,

    初涉世间无人问。

    早出晚归换两餐,

    夜枕诗书思茫然。

    忽闻岭南春风遍,

    独负陋箧志冲天。写这首打油诗的时候已年近不惑,有点无病呻吟之嫌。吾国是诗词大国,上至帝王将相,下至村夫走卒,都喜欢时不时脱口来上两句,题于纸墨还不算,更喜欢以之示于人,最后才满足于满腹诗书才华的精神升华。如果40岁仍往返于田间瓦房与青牛为伍,刨着黄土地靠天吃饭,估计不会对个人生涯作一个感怀式的回忆吧!再往后来,不禁哑然失笑,农村与城市到底有什么区别?千方百计跳出农门,视烈日当空下劳作为苦役,人的本性好逸恶劳贪图享乐,然后到城市后又能好到哪里去?当你在城市打拼多年,当你拥有一切后,又突然发现你什么都没有,没有一样东西是真正属于自己的。

    而且,当你在城市口袋里的钱连明天的早餐钱都不够时,当你蓬头垢面寄居于花园长椅上时,那种对人生的绝望,甚至连活下去都没有勇气。这就是当初鼓起勇气来城市讨生活的结局吗?再者,无论城市的底层还是高高在上者,都有无尽的黑暗,乖离道德,违背良心种种现象事件不绝于眼耳。这个论题很深,用一句话说,城市套路深,咱们回农村吧!

    造成这种农村与城市“围城”现象的原因很复杂,不妨顺便探讨一下。城市从历史上看,它的产生只不过是履行了一些职能的场地,比如王后将相行宫,禁卫军拱卫京师军营,封建主从天子那里得到的赏赐或封地,军机咽喉重地、国防要塞、军械库、粮仓、金银布帛储藏地、国子间、税吏所、邮站等等,它最初的形成与一般村野之人一点关系都没有。随着生产力水平的不断发展,逐渐有一部分人脱离了土地,不再以土地为生,商业交换与手工业者的兴起,这些脚板上还粘着泥土的人聚集在一地形成了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城市。

    这些后半生不再依靠土地吃饭的原始农民谋生的手段林林总总,360行当行行出状元。三教九流,草莽侠客,隐士与高僧,捐客与僚丛,捕快与山贼,宰相与商贾,工匠与神医,各有各的道,一切源于人、社会自身的需求与交换。士,在孔子论语中,不限于读书之辈君子谦谦之流,另一方面也指武士,委身于贵族国家机器负担起征伐讨逆的职能,或者贵族本身也是武士。相比较每天早出晚归按部就班的农园生活,双脚踏进市井陌道,庄园皇宫,烽火战场所付出的代价和风险无限的放大,有侥幸成功者,也有中途夭折者,命运多舛,危机四伏,每个人都拿命去赌明天。撇开高尚情操而论,以一个普通阶层民众的人性而言,如果私有化程度越高,个人所拥有的所私有的越多,那么他必定会孜孜不舍的去追求这种私有,但这与人类社会的终极目标相违背。

    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之家,那种从农村走出去的愿望尤其强烈。听我娘说,祖辈落到爹娘这一代,仅剩下两间茅草屋,后来勉强东挪西借扯起了两间木屋,在村子一排排漂亮砖瓦房的映照之下尤其显得卑微。我不想穿着破旧的衣服被人讥笑,我不想在吃饭时贪婪的嗅着别人家的饭香。我娘不停鼓励我要争口气,读好书出去当大官挣大钱。天下父母心,我娘不想我重复她的命运,盼望我以后过上有吃有喝的好日子。

    虽说人生匆匆数十载,滚滚红尘中你我皆过客,既然已经来到这个世间,我们必须奋斗不息活出精彩,君子终日乾乾。从佛家的角度来说,人处于末法时代的五浊恶世,生来就是苦,从生到死,没有乐可言。顺天命,尽人事,只要一息尚存,就不要被苦难击倒,如此仰不负天,俯不愧地,则无憾矣!

    三、小说:单亲妈妈相亲,四胞胎萌宝一旁看戏,相亲男竟然被吓走了

    想到这里,傅越临脸色幽冷,不冷不热地扭过头,轻轻哼了一声,赤裸裸的嫌弃和鄙夷,正好落在了鹿绵绵耳中。

    这位傅总没毛病吧?

    她哪里又招惹他了!

    心中正纳闷,蒋焕忽然含腰站起身,笑得一脸尴尬:“原来鹿小姐是楚总的朋友啊,楚总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不敢当。”鹿绵绵回过神,好笑地睨他一眼,“难怪蒋先生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比起您这变脸比翻书还快的演技,整容算什么!”

    “你!”蒋焕脸上青白交加,飞快闪过一抹恼恨,见楚星河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蔫儿地彻底,“你真会开玩笑啊鹿小姐……抱歉,两位,我下午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叙旧了。”

    说完,蒋焕拎着包就走,路上差点撞到服务员,连道歉都顾不上,就夺门而出,狼狈地要命。

    “贵公司的人才……”鹿绵绵看了一眼楚星河,拉下他的胳膊,无语道,“真是不拘一格。”

    本以为是个王者,结果遇上领导,这家伙连个青铜都不如。

    刚刚那股牛气哄哄的劲儿,瞬间喂了狗。

    鹿绵绵没好气地说往五号桌看了一眼,只见乐可人背对着她,搂着四小只在一起窃窃私语,不知道是心虚,还是在密谋什么。

    “他可不能代表我们公司的格调……”楚星河讪讪地摸了摸鼻子,忽地邪魅一笑,“鹿小姐,还是多看看我。我比较靠谱。”

    看他一副花花公子做派,鹿绵绵悠悠然坐下,一脸单纯无害的模样:“你可是我的英雄,咱们坐下,慢慢聊。”

    楚星河下意识看了眼傅越临,冲他使了个眼色:“看见没?泡她,三秒钟都不要。”

    傅越临无动于衷地丢给他一个眼神——滚。

    “美女的邀请,我怎么能拒绝呢?”楚星河在心里骂傅越临暴殄天物,毫无心理负担地坐下,将鹿绵绵从头到脚都夸了一遍,见她始终软绵绵地笑着,骨头都酥了,“绵绵,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家?”

    鹿绵绵一脸为难:“还是不了,我怕你的车……不够大。”

    车不够大?

    难道小绵鹿是想和他在车上做点不可描述的二三事?

    楚星河惊讶:没看出来,小绵鹿还挺奔放。

    “绵绵如果嫌弃我的跑车,空间不够发挥……”楚星河暧昧地笑了笑,站起身走到傅越临身边,“老傅的改良宾利,豪华宽敞,放张床都没问题。”

    傅越临避开他的爪子,冷冷道:“滚。”

    “兄弟,我泡妞呢。你别掉链子。”楚星河死皮赖脸地缠着傅越临,低声恳求,“好不容易碰到个外表清纯内里奔放火辣的人间绝色,你可不能给我搅黄了。”

    傅越临睨他一眼,冷冷地把钥匙丢过来,“你别后悔。”

    这家伙是智障吗?

    被人耍了还帮人数钱赚吆喝。

    鹿绵绵笑吟吟地看了两人一眼:“我们,可以走了吗?”

    “当然可以。”楚星河绅士地伸出手,笑得唇角都咧到耳后根了,“走吧,我的公主殿下。”

    大手还没碰到鹿绵绵,就被一双白白嫩嫩的小手半途截胡。

    又又仰着小脸,笑得又酷又坏:“叔叔,你的公主,在这里。”

    楚星河视线一僵,目光落在身前整整齐齐的四小只身上,无语至极,“这谁家的小孩……”

    “我家的。”鹿绵绵一把抱起小公主叕叕,无辜地眨了眨眼睛,“现在,你还要送我们一家五口吗?”

    “你……”楚星河嘴角抽搐,左看右看这小绵鹿都不像是四个孩子的妈。

    但仔细一看,四个小家伙的眉眼间,还是有她的影子。

    不对!

    再仔细看看……

    楚星河震惊地蹲下来,看着冷冰冰的双双,又扭过头看着冷漠孤傲的傅越临,眉毛都快飞到天上去了:“老傅,老傅!傅越临,你快来看,你什么时候在外面多了个私生子?”

    他激动地拉着又又和叒叒,也不顾小家伙们的反抗,将两小只怼到傅越临腿上,“不对!不是一个,是四个啊啊啊!你什么时候生的?”

    傅越临被他吵得脑仁疼,腿上坐着两只软绵绵的生物,顿时浑身僵硬,垂眸看向又又和叒叒,视线微微僵住。

    这两个小男孩长得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又又生的眉眼冷硬,五官轮廓更明显,气质冷冰冰的,确实和他如出一辙。

    而叒叒则呆呆萌萌的,大眼睛里总是装着懵懂和迷离,像极了老宅相册里,小时候幼不更事的自己……

    方才在地下停车场,光线阴暗,他匆匆忙忙间被四个小孩子挂了满腿,压根没来得及自己看。

    现在光线充足,两个萌宝近在咫尺,一切都清晰地让人胆战心惊。

    “……巧合而已。”傅越临猛地要站起身,起身到一半又担心腿上两小只摔倒,不得不僵硬着手脚,一手抱一个。

    男人的臂膀强壮有力,单手就把自己抱了起来。

    又又冰冷的面色有几分裂开,耳后根微微红了几分,虽然小脸还是冷漠的,却又没忍住悄悄看了傅越临一眼,一时舍不得挣扎。

    “叔叔,你好厉害啊。”叒叒愣了一下,迷离的目光瞬间清明起来,眼睛睁大了,反手抱住傅越临的脖子。

    “妈咪,叔叔一只手就把我和哥哥抱起来啦。他真的好像爹地啊……”他的表达更加单纯直白,堪称热烈,灼热地让鹿绵绵一时感慨万千,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傅越临胳膊一僵,心里却升起一股奇怪的怜惜之情,转身看着同样神色怪异的鹿绵绵,动了动唇,“你的,孩子。”

    “哦哦,对不起啊,”鹿绵绵反应过来,连忙把小公主交给一旁看热闹的闺蜜,连忙把儿子们抱下来放在地上,尴尬地看着傅越临,“童言无忌,又给你添麻烦了。”

    傅越临还没说话,又又大公主麻溜的跑过来扯了扯他的裤腿,帅气十足地甩了甩羊角辫:“叔叔,你的未婚妻好看吗?有我妈咪漂亮吗?”

    叕叕小公主和姐姐心有灵犀,立刻跟上来卖萌:“要不然,你给我们当爹地吧?干妈说,你长得可像我们啦。”

    四、耽美快穿文强推!超喜欢的!

    • 一、快穿反派男神别黑化

    作者:伊芊菡

    进度:已完成

    简介:

    没有文案将就一下吧

    前面几个章节是有些肉的,不过后面的比较少。

    二、[快穿]当男配掰弯男主

    作者:清水娘娘

    进度:已完成

    简介:

    如果有未删减版,是有肉渣的。

    三、荣获男主[快穿]

    作者:冻感超人

    进度:已完成

    简介:

    四、反派变成白月光

    作者:猫八先生

    进度:已完成

    简介:

    五、快穿之打脸狂魔

    作者:风流书呆

    进度:已完成

    简介:

    六、?没了,不想打下去了,好累就推这五篇了。

    我个人佷喜欢第三个哦

    七、我推荐点黄文给你们看吧

    《总想爬上室友的床》一受三攻 室友

    《乐可》只性不爱

    《我的雇主们》主攻

    《叔叔的奖励》肉有点少